芳香疗法的历史及国内外发展概况

李光武

安徽医科大学神经生物学研究所

  古人用芳香疗法来医治疾病,绝大多数是采用熏蒸法,特别是四大文明古国的宗教徒们礼拜,常常燃点艾叶、菖蒲、乳香、沉香、檀香、玫瑰花等芳香物,用以驱逐秽气、杀虫火菌,对一些病人的治疗也有一定的效果。

  没有化学药物之前人类防治疾病的手段就是草药一一芳香疗法前身。公元前3500年埃及皇帝晏乃斯的陵墓于1987年发掘,发现美丽的油膏缸内的膏质仍有香气,似是树脂或香膏。现在可在英国博物馆或埃及开罗博物馆看到。僧侣们可能是主要的采集、制造和使用香料者。后来的人发现埃及的木乃伊能保存数千年不腐,就是添加了雪松、没药。公元前一千三百多年前的花岗岩石板上记载着,法老王以香膏献祭狮身神。

  埃及人在公元前1350年沐浴时,用香油或香膏,认为有益于肌肤,当时用的可能是百里香、牛至、没药、乳香等,而以芝麻油、杏仁油、橄榄油为介质。麝香用得也很早,约在公元前500年。公元七世纪埃及文化流传到希腊、罗马后,香料成为贵重物品即贵族阶级的嗜好品,为了从世界各地寻求香蕉及辛香料,推动了远洋航海,促进了新大陆的发现,对人类交通史大有贡献。

  芳香疗法的故事中,记载埃及艳后克丽奥·佩德拉以精油护肤,让全身充满香气使安东尼及凯撒大帝两位卓越的男人为她放弃权力,成为她的爱情俘虏。埃及艳后曾耗费巨资以“香膏花园”的植物来制作香油;另外,她喜欢在谈判时擦上茉莉膏加上运用政治、外交手腕,让凯撒为她平定内乱。

  中国、印度、埃及、希腊等文明古国都是最早应用香草的国家,芳香植物在这个时期的利用都和它的药用性相关,用于沐浴、治病、供奉、祭祀、防腐和调味。世界历史中,缺少香草的历史是不可想象的。香草直接与战争、贸易线路、美洲的发现、教皇的法令、医学治疗、化妆品制作和宗教仪式等有关,与烹饪的关系就更不用说了。

  我国应用香草的历史可以上溯到距今5000多年前,“神农尝百草,华夏万里香”。“端午习俗,艾蒲苍香”,为纪念屈原,人们焚烧或熏燃艾、蒿、菖蒲等芳香植物来驱疫避秽。公元前104年的《神农本草经》,记载的药物有365种,其中252种是芳香植物有关。明朝李时珍所著《本草纲目》中已有专辑《芳香篇》,系统地叙述各种香药草的来源、加工和应用情况。很长一段时期,中国香草的发展越来越集中于可以作为食物配料、调料的品种上,芳香植物加上厨师的手艺,产生出丰富多彩的色、香、味俱佳的食品。

  圣经〈旧约〉埃及记第30章记载:“请你取用香料,即苏合香、没药、枫子香、纯乳香,各种香料必须重量相同,然后按照制造香料的技术制造熏香......”。文中提到的香料都是由树脂等天然物质制成的,其中有些香料至今还在使用。在同一章中还有关于制造香油的记载,所用原料是液体没药、肉桂、桂枝和橄榄油。

  芳香物质拯救了人类一一欧洲爆发黑死病

  当疾病、体弱和老年接踵而至,我们请求芳香物质助我们一臂之力,它显出忠实、可靠的特性。它曾帮助希腊人抵御流行病;在致命的欧洲瘟疫中,唯有香水商和制革工人逃过了劫难。某些原始部落如玛雅人、印第安人及印加人便谙熟此道。

   1347年,欧洲爆发黑死病(鼠疫),约1/3的欧洲人口葬身于瘟疫中。在瘟疫流行期间,政府命令在街头焚烧芳香植物,如迷迭香、薰衣草、乳香等抑制病菌。

  哥伦布新大陆的发现是搜寻香料的副产品

  生姜、胡椒、桂皮、肉豆蔻……这些香料不仅仅是调味品,还有着匪夷所思的传奇历史:从哥伦布的环球远航到近代的跨国贸易,从古代罗马皇帝的宝物礼单到现今可口可乐的秘密配方,从庄严的教堂到私密的卧房,香料都发挥了神奇的巨大作用。

   “香料是探索发现的催化剂,它们重塑了世界。”“要了解香料的魅力及其价值,很重要的一点是要知道人们曾相信它们是某种非俗世之物。”

  现代芳香疗法的兴衰。首先需要从法国说起,一提到法国马上就想起:葡萄酒、香水与时装。其实这三者哪一项都离不开芳香。从十六世纪至十八世纪,医界广泛应用了几个世纪的精油,但随着实验化学用在药学上,在实验室中合成的药物更快更强的疗效取代了天然的药草,芳香疗法从此没落。在1897年,从法国药学专家莫利斯·柏格开始,芳香疗法重新开始应用,1928年由法国化学家雷内·盖特佛塞(Rene Mauriue Gattefosse)博士首创了AromaTherapy一词,并于1937年出版了第一本芳香疗法的著作。在1950年,法国的玛格丽特·摩利夫人将芳香疗法带入健康美容与化妆品界,并在她晚年定居后,在英国将其发扬光大。因此,这种天然的可以增强免疫力,除了增强健康还能美容的芳香疗法,再次得到了世界的认可。

  目前,在澳洲,香精油被政府归类为医疗保健物品,在法国,运动精油治疗疾病基至可以申请政府补助,以英国而言,芳香疗法广泛的被认定为代替近代医学的自然疗法中最重要的一项。利用芳香疗法来治疗病患的医生,在1998年已获得国家认定的资格,并且在大学里也有芳香疗法的正规课程,精油也被记载于国家药典内。欧洲大陆,尤其是在法国,芳香疗法与医药界的关系十分密切。英式芳香疗法则贴近美容保养;法式芳香疗法则偏重于医疗保健。由于大部分的精油植物都生长于地中海地区,所以法系人士对精油的了解,就不仅仅是一种“有价值的消费品”而已了。凡是到过普罗旺斯一带旅行的朋友,都会留下深刻的影响,尤其是双目所触、扑鼻所闻、啣口所食都莫非于当地人对草药的经验。由此可见,在那片土地时代耕耘的人们,恐怕在他们指甲缝里和毛孔中都散发出药草的气息。在这种大环境下孕育而生的精油知识,自然也交织了“生命共同体”般的绵长情感。在实际经验中也不难看出,同样是精油的使用者,往往感情使用者的获益要多于理智使用者。因此法系芳香疗法(包括法国、比利时、瑞士等国家)之所以能够在医疗界得到长足发展,除了医疗界的专心投入外,还有就是广大平民与精油间的历史情结。可见,精油是他们整个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,而不单单是一种普通的消费品。

  法国的芳香疗法

  法国规定医学生在第八年可以选修芳香疗法。通过考试可获得芳香疗法师资格证书,并且可以以医院开芳香疗法处方,也可独立开专攻芳香疗法。

  目前,法国约有超过1000名医师专门从事芳香疗法或芳香医疗活动。

  另外,法国也唯一可以允许精油口服的国家。

  法国有专门的芳香研究所及精油研究机构

  法国在医院里可以精油作为常规消毒剂进行使用

  法国的精油有明确分级

  法国精油在药店,超市,便利店等都可以销售

  德国的芳香疗法

  德国堪称近代医学的鼻祖,但在德国并没有单独的芳香疗法,而是将传统的药草疗法与食品疗法相结合,作为一种正规的医学治疗,并作为防病治病的手段而普遍使用。并由具有这方面专业资格的自然疗法师进行临床治疗。他们在使用精油方面,主要是提升一个人的精神和心智状态,而且成效显若。并且德国人凭借其雄厚的化学基础,对精油成分的分析更是令人折服。每年有900万人以上的德国人从医疗保健系统中受益。根据德国长期的研究显示。在享受医保体系的德国工人当中毎年病假的天数平均降低了60%。医药费用和其他医疗费用也降低。另外,德国的研究还发现,提前退休的人数的减少和患者在整个工作生涯中工作效率的提高。

  英国则不一样,1984年英国查尔斯王子在英国医学会上发言:“在被称为另类疗法的治疗方法,在未来可能成为主流,而现在被称为主流的医学,在未来也可能成为另类疗法”。英式的芳香疗法并不法国等国家那般重视其医疗的功效,而是将焦点集中在藉由芳香精油按摩为中心的放松效果上。目前,英国有许多培训专业芳香师的机构提供芳疗课程,拥有庞大的芳疗师的队伍。

  美国是一个精神压力较高的社会,芳香疗法十分盛行。但是与欧洲相比,芳香疗法更富有美国特色。在美国,有许多芳香疗法的专卖店,百货公司内也有芳香产品销售的专柜,相关的产品也十分丰富。因此,美国比较注重“芳香”的心灵效果和冥想效果,以便自行消除日常生活中的精神压力。虽然芳香疗法在欧美广为流传,但并非只有这些国家在享受芳香乐趣,在亚洲,自古以来“芳香”文化就带有浓厚的宗教色彩。在东方国家佛教、印度教、以及回教兴起以前,中国及其他东方国家就有崇拜自然界神灵的信仰,草药便成为这些仪式中不可缺少的材料。现代中医就继承了与这种民间信仰相结合的医术,中医不像西方医学那样将身心加以区别,以二元论的观点认识身心,而是用一元论的观点来看待,也就是建立在“神也是自然”的思想基础上。中医认为“人类的身体也是一种自然现象”,因此在讨论“气”和“穴位”之间的“经络”理论的同时,更结合了传统的草药医学。东方人自古以来就在日常生活中不自觉的运用芳香,并且十分密切。在端午节泡“艾草浴”,在中秋节洗“柚子浴”,等等这些都是东方人特有的芳香疗法;在感冒时,习惯饮用“姜烫”,利用姜特有的芳香刺激,将所受寒凉一扫而尽。在中国,点香、上香十分流行,这种芳香仪式体现了民族的色彩,可以让您沉浸在冥思和祈祷、祝愿之中。除了选用茉莉、檀香等传统香料外,还有自然花草的甜蜜芳香,也可以根据不同的喜好选择不同香型,别有一番情调及乐趣。

  在印度,建立在印度哲学基础上的古典医学“Ayuvreda”认为,生命是身体、心灵与灵魂之间的相互作用,从中加以调和的,相当于中国的“气”,也就是生命力。“Ayuvreda”中运用檀香精油进行芳香按摩,这种方法正是芳香疗法。

  日本有名为“香道”的艺术,这是当时贵族喜爱及享受的传统方式。配合季节的和歌,选择品味多种香木的芳香,是精神完全集中在芳香上,“听”辨属于哪一种芳香的游戏。所使用的香木有伽罗、真南蛮、寸闻多罗等,都是昂贵珍稀的香木。在“香道”中,芳香不是来“闻”,而是来“听”的,这正是日本人细腻感性的表现。虽然香道属于贵族阶层奢侈的享受,但在日常生活中,日本人也有享受芳香的习惯,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点香。日本人自古以来就对四季及节气的变化十分关注,体现季节变换的点香融为生活的习惯,幽幽的花香伴随着香木的薫烧,可以安抚人们疲惫的身心。

  研究方面

  为什么芳香植物或芳香疗法会有如此神奇效果呢!这可能要从人与动物都共同拥有,将别重要而又特别保守的嗅觉及嗅觉通路说起。我们需要探讨到底是什么把芳香物质与脑的各种功能:如芳香开窍,芳香醒脑,芳香化浊,芳香益脑,芳香益情,芳香助眠,芳香愉悦,芳香除秽,芳香化瘀,芳香行气,芳香走窍,芳香避邪。如何联系在一起的呢?答案就是:嗅觉与嗅觉通路。从神经生理发育的角度看,嗅觉是人和动物在胚胎期最早形成的感觉,这和人及动物在生长发育过程中,需要觅食与辨别有毒物持对弱小生命可能潜在的危险有关,可以说,嗅觉与动物的生存本能,生殖本能与情绪行为直接相关。像蜜蜂在几公里外能闻到花香味,靠的是发达的嗅觉;深海生物水母、海星等,听觉、视觉都不发达,唯有嗅觉发达,它们就是靠嗅觉生存的。因此,嗅觉在动物的神经生理功能中具有重要的作用。芳香物质或芳香物质的精华——精油,经由吸嗅经呼吸系统,和经按摩、SPA水疗,通过皮肤系统传达芳香药物、精油功效的芳香疗法都可以称之为芳香疗法。

  人的嗅觉是一种特殊的通路,吸嗅使用的药物量非常微小。其他给药途径讲“量效关系”,经嗅觉给药讲“时效关系”,吸嗅多少时间可以产生效果。我们提出的“嗅觉不仅是一种感觉,而且是和健康、疾病相关的一个靶向通路”的观点,目前已经得到试验支持。可以相信,“良药苦口利于病”这个古老的俗语也可以用另一种全新观念来表达,芳香疗法或以给我们带来“快乐治疗”,更是我们养生保健或健康长寿所必不可少的。在美国、澳大利亚以及欧洲和东南亚一些国家,已经开始了医学的芳香疗法的临床试验,并取得了明显的成效。从基础的“芳香分子导入”、“芳香按摩”、“芳香与心智、身体的互动”、”压力处理”等,运用芳香疗法吸入、沐浴、按摩等方式,深入人体,无论是对情绪还是身体,都是一种简便有效的治疗途径,井在加强预防和增强身心健康诸方面更见功效。

  教育方面

  目前在欧洲,芳香疗法的教育也非常普及,欧洲已经有四十多所学校教导芳香疗法。而在法国,医生更可以专攻芳香疗法,并让芳香疗法成为患者治疗的选择之一,精油在法国更是医生认为可以服用的物质。今天的法国,不但是世界天然植物精油王国,更是全球薫香疗法的研发中心。

本篇引自网络文章,如有版权问题,请与小编联系。